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中国科学院
首 页 概 况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培养 创新文化 相关研究所
 

 
新闻动态
现在位置:首页>新闻动态>综合新闻
团结国前秘书长安南的天下:同情心赢来恋爱
发表日期: 2018-11-15
打印本页 字号: 关闭

安南获得连任后在团结国总部接受记者提问

2001年,诺贝尔宁静奖委员会宣布:为了奖励团结国在已往的一个世纪中为建设“一个越发宁静、有序的天下”而作出的种种起劲,2001年诺贝尔宁静奖授予团结国以及团结国秘书长安南。这是团结国作为天下上最普遍的国际组织首次获得诺贝尔宁静奖。而安南则成为团结国建立56年来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宁静奖的在任秘书长,也是第二位获奖的秘书长。此前,团结国第二任秘书长、瑞典人达格·哈马舍尔德于1961年获得过此奖,他在1961年9月前往非洲调整刚果武装冲突的途中因飞机坠毁而以身殉职。

现年63岁的科菲·安南1938年4月8日出生于加纳库马西的册芳蒂部落,他曾就读于库马西科技大学,1961年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麦卡利斯特学院完成经济学本科课程。1961年至1962年,他在日内瓦国际高级研究学院攻读经济学研究生课程。1962年进入团结国事情。1971-1972年,他是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研究员,获得治理学硕士学位。安南曾任主管维持宁静行动的副秘书长(1994年2月至1995年10月;1996年4月至1996年12月)。1997年1月1日,安南就任团结国第七任秘书长,他是惟逐一位从团结国职员中发生的秘书长。2001年6月29日,团结国大会一致通过了安南的连任决议。安南新的任期将从2002年1月1日最先,为期5年。

安南始终把册芳蒂部落的5种道德规范,即尊严、自信、勇气、同情心和信仰作为他的行为指南。

加纳人尊称他为父亲

有一次,由6辆车组成的安南车队正在加纳首都阿卡拉的大街上飞驰。车队一起前行,警笛鸣叫不止。街道两旁站满了男男女女,看着车队开过来,个个欢呼雀跃,眼里闪灼着火热的激情。安南早先还以为街道两旁的人群是在接待卡扎菲。但当他闻声人群中不停地高呼着他的名字,并称他为父亲时,他这才知道人们已认出了他。当车队来到加纳一个市场后,安南兴奋地发现加纳国家足球队正在四周练球。于是,他闲步走到一个有人群群集的地方,希望能看到几分钟练球的局面。可是这些人瞥见安南走过来,马上又叫又跳。卫兵们见状迅速将安南拥进车里,试图开车离去,但这些加纳人冒着被踏伤踩伤的危险,近似疯狂地向安南挤去,高呼“父亲!父亲!”

处置惩罚危急充满自信

1998年,在美国和西方国家因伊拉克拒绝同团结国武器核查员互助而准备对伊大打脱手前夕,安南决议亲赴巴格达做最后的说服事情。行前,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奥尔布赖特当着许多助手的面气急松弛地给安南打电话,高声斥责他:“这件事你是绝对办不成的,绝不行能。”实在这是她的一种计谋。只管奥尔布赖特使出满身解数欲阻止安南与萨达姆的碰面,但安南照旧毅然决然地来到了伊拉克。安南以为,不应该让那些无辜的伊拉克人随着受苦。在与萨达姆正面相对时,安南的直觉告诉他:炸弹不是谜底。

在团结国秘书长这个职位上,安南要面临许多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对于他自己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每小我私家都有差别的看法。每当遇到这种情形,安南总是热心地听取所有人的意见,但若是他们高声叫唤的话,他就会按他自己的主张行事。

特殊的智慧和勇气

安南的助手说,在遇到重大危急时各人都感应很恐惧,但安南却越是在这个时间越沉稳。每逢此时,他会比平时越发滑稽诙谐,他的声音也越发清静。与他共过事的人都说,他经常置身于天下上最危险、最让人难以忍受的场所,毫无畏惧地与有关人士商谈怎样提供医药装备、食物和人性援助等问题。他的一位助手说,在1999年北约轰炸南同盟时代的一天深夜,在马其顿,他与安南坐在一个面向科索沃的阳台上,四周不时传来美军飞机空袭科索沃的声音。而安南却在用手机镇静地与一些国家的向导人攀谈,一直谈了两个多小时。

冷战的竣事给天下增添了更多的变数,也使团结国背上许多危险的肩负。许多国家因泛起杂乱而需要团结国军队的到场,如塞拉利昂、刚果(金)、东帝汶等。在卢旺达,80万图西族人遭到对立的胡图族人屠杀。安南说:“团结国经常要与一帮不懂国际形势、对什么都不在乎的军阀打交道。除非我们做好准备用军队来敷衍他们,否则,我们将一筹莫展。”

对于这些使命,安南视为使命,责无旁贷。那里需要,他就有十足勇气下令团结国维和队伍开向那里。

同情心赢来恋爱

去年,安南在会见东帝汶时代,一位男子冲向安南,高声哭了起来,向他叙述当地正在发生的一切。已经订了机票正准备脱离东帝汶的安南掉臂可能误机,与这位男子一起聊了一个多小时。在科索沃,他曾与一位百岁老太婆坐在一起,握着她的手,悄悄地听她一遍又一各处说:“我这么大把年龄了,怎么还会遭遇到这种事啊?”

安南的现任妻子名叫娜内·安南,是一位苗条而很是漂亮的瑞典女子,是一名状师和艺术家。她曾为儿童写书先容团结国。安南和夫人有3名子女。娜内的叔叔是在二战中因拯救过数千名犹太人而着名的瑞典外交官拉奥尔·瓦伦贝里。

有一天晚上,他们俩正沿着纽约市的罗斯福岛大街行走。安南瞥见电话亭里有小我私家影弓着背,似乎在哭泣。这种事情泛起在大街边上,一样平常人可能注重不到,但安南却走已往与他攀谈,问他遇到了什么问题。原来是他的父亲病了。安南帮他出主意,并轻声细语地慰藉他。娜内眼见了这一感人的局面,今后便对安南发生了恋爱。

顽强坚决和温顺

安南以为必须阻止不义战争,不以恶报恶,而是要以博大的胸怀,高瞻远瞩的眼光,果敢的行动敷衍邪恶。

安南的信仰来自灵魂深处,来自他部落,来自失败和挫折。安南早就明确,要想拯救这个天下光靠道德准则是不够的,可是又必须首先依赖自己。在这个充满矛盾的天下里,宁静的声音有时显得云云微弱,微弱得让你看不到希望的曙光。在科索沃、卢旺达、东帝汶,许多人都履历了这种疑心,但安南的信仰没有摇动。他始终坚信人类有能力解决好自身的问题,善良的人们终将会赢来宁静和安乐的生涯。

安南说:“我自以为我是一个顽强而坚决的人。人们看不出这一点,是由于人们谈论我的时间总是说我很是温顺。是这个职位把我摆到了另一个条理。”

他总是说,一小我私家在不被迫做什么事的时间,他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的。因此,每小我私家都应最大水平开发自己的潜能,为天下多做有益的事情。

获得诺贝尔奖后,安南与妻子在纽约住所前接受媒体采访。

   评 论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编:100101
© 琼ICP备158770号-6